ALL in 人工智能:傅盛的童话,智能时代到临?

ALL in 人工智能:傅盛的童话,智能时代到临?

嘿嘿
我们来看看! 
 

  独角兽猎豹的崛起,是分食移动互联网红利的结果。但昨天在雪球的会议上,傅盛说,“移动互联网的核心竞争可能已经结束了。”

  类似的话,李彦宏也说过,“移动互联网红利已经结束,不可能再有独角兽出现。”

  更有意思的是,无论是猎豹和百度,都把未来押注在人工智能上。而且,傅盛似乎更坚决,“ALL IN”,就跟当初猎豹在国内干不过360,转而掉头海外一样,同样的“全力以赴,单点突破”。

  傅盛想做的,其实BAT、Facebook、Google、亚马逊都在做的,巨头环伺之中,猎豹凭什么能做成?

  人工智能,本质是达到质变的高效认知

  最近,傅盛发表了认知理论,“认知,几乎是人和人之间唯一的本质差别。技能的差别是可量化的,技能再多累加,也就是熟练工种。而认知的差别是本质的,是不可量化的。

  人和人比拼的,是对一件事情的理解和对行业的洞察。执行很重要,但执行本质是为了实践认知。”

  傅盛自己当年对房价的认识,恰是个反例。很多年前,北漂傅盛第一次被房东赶出来,咬牙在通州买了套房子,时价3000,两三千的月供已经让他压力山大。坐在一楼的小阳台上,他问中介,未来通州房子能到5000吗?中介犹疑半天,说这得看通州将来发展成啥样……如果傅盛和那个中介预料到,多年后通州房价上了快十万,会不会贷款炒栋楼?

  今天看到这篇文章,我突然觉得,人工智能,就是指数级提升、高效到质变的认知能力的提升——人工智能的具体应层面,无论是图像识别、语音识别,其实,都是通过深度学习的能力,建立远超人类大脑运算速度的认知能力。而且,人类的知行未必合一,但是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认知能力就是执行能力,从认知到决策,简单粗暴,却也高效快速。

  既然傅盛认为,人和人的本质区别在于认知能力,那么具有高纬度认知能力的人工智能,自然能完全的颠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

  况且,人类个体的认知能力其实取决于两方面,自然天赋和社会化的后天努力,缺一不可。但是,天赋这种东西,本质是上帝的随机分配,爱因斯坦、达芬奇那样的天才,不过是自然偶尔兴起的恩赐,这么多年,也就出现了区区几个,可遇不可求,可闻不可得。但人工智能的进步,则能普惠的公平的造福整个人类。

  从这个维度来理解,傅盛等人对人工智能ALL in的热情,也在情理之中了。

  傅盛对人工智能的热情和专注,甚至可能比当年的全球化更为坚持。当初选择全球化,是在绝望中夺路求生、天涯寻路,多少有点策马远去、孤注一掷的悲壮和恐慌,对于前景,傅盛其实是不明朗的。

  今天做人工智能,则是傅盛在筑梦。小时的傅盛,狂热地喜欢上了机器人阿童木,他甚至梦想,人人身边都能有个阿童木。有了资源人才、资本支撑、技术积累、话语权的傅盛,终于可以把兴趣、事业、企业发展同时变现。

  人工智能,也是猎豹的星空,自2014年上市后,猎豹已经走过了生存期,接来下是发展期,但渐进式发展,只能崛起一家风行一时的独角兽,不能塑造一个长远发展的伟大公司,所以,着眼未来的人工智能,就是猎豹的无垠星空——坐标组的xy轴都在快速延伸,猎豹的发展空间和未来前景也在同步扩张。

  猎豹ALL IN ,凭什么?

  巨头环伺之间,体量和营收不是最大的猎豹凭什么能做好?

  第一,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都是刚起步。

  猎豹做搜索,干不过百度;做电商,干不过阿里;做社交,干不过腾讯。人工智能领域,各家有快有慢,但是万里长征,都是刚起步,一步还是十步、百步,都没拉开决定性的差距。

  第二,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颠覆了现有优势,所以,傅盛说,大公司更应该恐慌。

  过去的技术是碎片化的,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都是人工智能的具体应用,但是,深度学习出现后,成为了可以推动各行各业升级的基础能力,既可以解决语音问题,又可以解决图像问题,还可以解决无人驾驶、股票交易问题。如此有前景的领域,会积累人类最聪明的大脑,产生颠覆性的创新。由于颠覆了现有的技术优势,所以依靠现有技术设立壁垒的大公司更应该惶恐。

  傅盛说,他前段见了国内某大公司实验室的负责人,后者说他做了7年的翻译,后来看到谷歌的一篇论文,突然发现原来的技术都白积累了。

  所以,在这个弯道超车的过程中,傅盛认为猎豹有机会。

  第三,深度学习的基础是海量的数据。

  基于人工智能,AlphaGo打败了全球的人类顶尖围棋大师。其实,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打败人类,是必然趋势,偶然的只是什么时候打败,以及哪家公司打败,而打败的时刻就是临界点。

  未来,所有重复劳动,不管是扫地等体力劳动,还是象棋围棋脑力劳动,只要数据足够多,都可以被替代。比如,围棋看似千变万幻,但是其实也是有限数据量的集合,而千变万幻的棋局背后,都有可循的规律,人工智能的出现,对所有数据都能进行处理,这就是奇点的到来。当巨大的数据计算量不再是障碍后,人类的顶尖棋手就会被秒杀。

  而猎豹,恰恰也是掌握海量数据的公司。猎豹积累了超过6亿的阅读活跃用户,总下载量超过30亿次。当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成为人类的普惠技术后,谁掌握的数据量大,谁就握住了风口,而猎豹既具备获取大数据的能力,又具备标注数据的能力。

  第四,猎豹需要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

  动力来源于需求和压力,猎豹需要人工智能。

  过去,猎豹依靠全球化的精准卡位,两三年成为超级独角兽,过去5年保持了100%的增长,但是,2016年,增速放缓至25%的猎豹,需要一场救赎,而具有颠覆性的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如果结合了猎豹具有庞大用户量的产品,也许能产生飞跃的质变。

  这种化学反应已经初现成效,猎豹曾经收购了法国一家新闻产品News Republic,把用户的点击行为变成数据的标注部分,神经网络会找到自动的相关新闻进行推送,喜欢川普和奥巴马的用户,会看到不同的新闻。

  猎豹旗下还有直播类应用Live.me,现在是美国最大的第三方直播平台,每天有几十万的美国用户开播,产生几百万、上千万张标准人脸,如果逐条人工审核,需要不可承受的庞大工作量。有了基于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的图像识别,实现了对色情、对小孩的识别,大幅度降低了审核难度,实现了对内容的自动化分类。

  第五,人工智能时代,中国有机会超越。

  在pc互联网时代,中国山寨美国;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赶超美国;但是在人工智能时代,中国与美国的差距越来越小了,深度学习有40%的论文是华人发表的。

  过去数百年,科学技术的每次创新迭代,成为了经济发展阶段转换的主要推动力,成为了国家实力轮转的决定力量,在这个过程中,掌握了最精尖技术的国家企业,既是科学技术的主要推动者和供应者,同时也是技术红利的最大收割者。

  蒸汽革命催生的瓦特蒸汽机等,让英国成为跃居全球头号强国。电力革命时代的西门子发电机等,让美德成为世界强国。所以,如果中国在这场技术革命中走在了前列,中国的公司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回到当初,傅盛小时候最爱的阿童木,有几大特殊功能,比如会使用超过60种语言,这其实对应的是语音语义识别;能分辨人的善恶,这可以对应互联网信贷领域,人工智能对借贷人信用的识别;眼睛随时可以切换到强力探照灯,具有透视能力,这对应的其实是图像识别。

  二三十年前的脑洞大开,在如今也不过是稀松平常的基础应用,所以,看似梦幻的童话也能成真,而看似无垠的星空也并非遥不可及。

*以上文章发布在汽车资讯报微博, 汽车资讯报微信公众号以及网站,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