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产检HIV阳性未获告知,导致婴儿感染,谁负起这个责任!

(原标题:四川一孕妇称产检HIV阳性未获告知 致女儿感染)

今年2月24日,宜宾市疾控中心确定姜梅HIV抗体感染为阳性。

费小华(化名)的女儿3月21日迎来新生满月,就在女儿满月的前一天,费小华在四川省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宜宾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及宜宾市疾控中心奔走,他的目的仅有一个——为女儿染上先天性梅毒、HIV待确诊讨个说法。

费小华3月20日告诉澎湃新闻,女儿之所以染上先天性梅毒和疑似HIV,是源于妻子姜梅(化名)被确诊患有梅毒和HIV抗体呈阳性。

“这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悲剧。”费说,医院出具的血液检验单显示,早在2016年7月6日,妻子怀孕几周后到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抽血建卡时,就已被诊断出患有梅毒、HIV待确诊,但血液检验报告单家属却一直没收到,直到妻子临产入院后医生才发现血液检验单缺失。

费小华认为更离谱的是,医生在为姜梅做剖腹产术前从系统中调出其缺失的检验单后,并未告知家属其血液问题,直到婴儿2月21日产下后,医生才告知姜梅有血液问题,2月22日姜梅的血液样本被院方送往宜宾市疾控中心检验,2月24日,其HIV抗体被确诊为阳性。

去年7月,姜梅就被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检查出患有梅毒、艾滋待诊。

宜宾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2月24日出具《HIV抗体确证检测报告》之前,姜梅的血液肯定没有被送到疾控中心,因为疾控中心不会对同一个人出具两次《HIV抗体确证检测报告》。

宜宾市卫计委医政医管科副科长刘刚说,他们已接到费小华的投诉,目前也在等医院的调查情况,如果确实发现了违反医疗规范的操作,不管是对机构还是个人,该处理就要处理,如果对造成这个伤害有关联原因,该赔偿就赔偿。

医院出具的资料显示,姜梅和费小华的新生女儿艾滋感染待确定。

HIV待确诊女婴

望着新房客厅里已开始枯萎的盆景,费小华压着怒气说,“这个家,就好像这盆景一样死了”。

费小华生于1986年,小学文化,很早就外出到广东、浙江一带打工。2016年年初,其表姐将认识多年的朋友姜梅介绍给他作为相亲对象。

1987年出生的姜梅在宜宾市区工作,身在浙江的费小华通过微信和姜梅交往几个月后,他让姜梅辞去宜宾工作到浙江与其生活。

2016年5月底,姜梅赶到浙江与费小华同居,次月姜梅便怀孕在身。

得知女友怀孕后,费小华在欣喜的同时也特别担心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浙江邻居家的小孩因孕检没做好,4岁多了还不会走路,于是费小华在6月底就将姜梅送回宜宾老家,并让姜梅在家做全职待产女友。

2016年6月29日起,回家后的姜梅在母亲的陪同下前往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挂号建卡进行产前检查,并做了艾滋病、梅毒和乙肝等项目检查。费小华说,检查后医院提供给姜梅的检查材料都显示正常,他们俩就开始准备新房等待孩子降生。

为了让孩子生下来不至于成为黑户,2016年12月1日,费小华和姜梅在民政局登记结婚。

姜梅告诉澎湃新闻,建卡后,她每个月都要去妇幼保健院检查,其间的检查结果正常。

一切看似有条不紊地进行着,2017年2月20日,临产的姜梅住进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她选择剖腹产让女儿降生。费小华说,2月20日住进医院后,医生抽过一次姜梅的血,家人以为是正常程序,也没多问,医生也未告诉产妇及家人抽血是为了什么。

2月21日下午,抽血的医生在姜梅生产后告诉她,2月20日抽的血存在问题,被查出有梅毒、HIV待诊。

听完医生的话,姜梅顿感天塌下来,她只能痛哭。待医生走后,费小华走进病房发现妻子泣而不语,经多番安慰后,姜梅才将医生的话转述给他。

“我当时只希望这是医生搞错了。”在安抚好妻子后,费小华找到医生,希望他们能认真仔细再核查下,并询问女儿染病的几率多大。当医生告诉他“婴儿是从母体里生出,肯定有感染”后,费小华只能祈祷妻子的检查结果有误。

但现实是残酷的,2月22日下午,费小华的女儿被查出患有先天性梅毒、HIV待诊。

妻女被查出梅毒、艾滋待确诊后,费小华检查确定自己并未感染艾滋和梅毒。

缺失的血液检测报告

检查结果一切正常的孕妇怎么突然染上梅毒、HIV待诊了?这个问题一直环绕在费小华的心里,2月23日上午,他到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他并未感染梅毒,HIV抗体为阴性。

而后,他又到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找到妇产科主任刘晓微。费小华提供的录音资料中,刘晓微称,姜梅在妇幼保健院从建卡到生产,共经历刘仁惠、眭琼和她本人三个医生,其中刘仁惠是首诊医生。

刘晓微在录音中说,直到姜梅临产准备剖腹产手术时,她在查阅以前的检查单子时,发现姜梅的梅毒、艾滋病和乙肝血液检验报告单缺失。她通过医院系统查询发现,首诊抽血后,化验室已查出姜梅的血液存在梅毒,HIV待确诊。

宜宾市妇幼保健院保健科副科长郭敏告诉澎湃新闻,如果孕妇在建卡时抽血化验发现有HIV、梅毒等问题,化验室会把结果告诉医生。按相关流程,医生得到这个信息后,应及时与孕妇取得联系,再次抽血进行化验,如果两次化验结果显示血液存在问题,医院就会再次对病人抽血,并要求孕妇提供完整的个人信息,并将血液和个人信息一起送往宜宾市疾控中心,进行最后的确证。

刘晓微在录音中说,首诊医生刘仁惠称,当时联系过姜梅,但电话打通没人接。澎湃新闻拨打费小华妻子建卡资料所留电话发现,其电话号码并未错误。

郭敏说,按相关流程,即便孕妇的电话没人接听,医生在无法与病人取得联系的情况下,必须将情况反馈给医院的保健部门,保健部门可以通过三级保健网来进行追踪。

对于刘仁惠的做法,刘晓微在录音中告诉费小华,“她(刘仁惠)存在有失误的地方,没有做好,第一次首诊的时候就怀疑了,所以化验室已经通知她,这个时候应该由我们的医生电话通知,我们这都有登记的” 。

HIV阳性

3月2日下午,到医院进行梅毒治疗的姜梅从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医生手中拿到了她的《HIV抗体确证检测报告》,报告显示,她的血清检测结论为HIV抗体为阳性。

姜梅告诉澎湃新闻,她也不清楚自己怎么染上HIV的,结婚之前她虽交往了两个男朋友,但她结婚时与前男友分手已近两年左右,之前也从未查出HIV病毒。她也不清楚相关单位是否对她的两名前男友进行调查。

姜梅的检测报告显示,宜宾市妇幼保健院送检时间是2017年2月22日,即在姜梅生产后第二天,其检测结果2月24日出具,但姜梅3月2日才拿到结果。

为了弄清楚医院是否在之前进行送检,3月20日下午,费小华带着姜梅的检测报告前往宜宾市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科进行咨询。

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科两名女性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之前送过的是不会做的,他们不可能重复做。她(姜梅)既然没出结果,说明这个人(之前)没做过。

对于“发现孕妇感染HIV,胎儿怎么处理”的问题,宜宾市妇幼保健院保健科副科长郭敏表示,他们一般都是要尊重病人的意愿,要与不要(胎儿)都要指导。如果要的话,有药物指导,目前的药物阻断婴儿感染虽然不是百分百,但有一定的阻断率;如果孕妇不要胎儿的话,医院也有相应的指导方式,比如人工流产。

费小华说,由于妇幼保健院医生发现妻子的血液问题后并未及时告知,女儿一出生就被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

澎湃新闻了解到,目前费小华这个尚未取名的女儿在宜宾市内一家医院住院治疗,病情暂时已稳定,但他不敢冒着风险让女儿出院。

暂无结果的调查

2月27日,费小华前往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对妻女的遭遇进行投诉,并从医院取得妻子建卡时缺失的血液检测报告单,当天,他申请对妻子的病历进行封存。

经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授权,该院法律顾问罗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医院按照相关规定,积极接待了投诉,与患方进行了沟通,并向其宣讲了合法的维权途径。同时,出于对患者家庭的理解和同情,先行承担了新生儿治疗的部分费用。在接下来,医院也会积极地配合患者,通过合法的程序解决此纠纷。如果通过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的调解或者是在民事诉讼中司法裁决医院在诊断中明确存在着医疗欺骗行为、明显的责任,医院将承担责任。

而后,费小华又到宜宾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进行投诉。宜宾市卫计委医政医管科副科长刘刚向澎湃新闻证实,他们的确已收到费小华的投诉,接到投诉后,卫计委马上就和妇幼保健院进行核实,目前,卫计委正在等妇幼保健院的调查。他说,目前卫计委还未派出卫生执法支队进驻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对此事进行调查。

至于投诉医疗纠纷的调查进展情况,罗玺称,在权威报告出来之间,医院不适合向公众发表看法。对于是否侵犯知情权以及存在其他的医疗侵权行为,由其他权威部门综合判断。

费小华说,事情回到原点就很简单,医院检查出孕妇的血液有问题了,为什么没及时告知孕妇及其家属,让孕妇及其家人就小孩问题有一个选择。医院的过错造成他与妻子双方家庭毁掉,妻子为此险些轻生,而他不得不在孩子住院治疗期间不断编撰谎言去欺骗亲戚。

 

同时,他也只是个打工的,孩子出生本来是一件幸福的事,但现在他每天为了孩子的事奔走,医院每天需要700-1000元费用,他所有的积蓄已被用光,作为孩子父亲应该承担这个责任,但铸成此次过错的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更应为此负责。

费小华说,感觉眼前已经一团糟,而他更担心的,则是女儿的未来。

对此,宜宾市卫生和计划委员会作出以下回应:

*以上文章发布在汽车资讯报微博, 汽车资讯报微信公众号以及网站,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