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流动负债超流动资产? 回应“尚有近50亿银行授信未动用

每经记者 孙嘉夏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在遭遇浑水做空前,辉山乳业(06863,HK)的财务问题已露出冰山一角。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髮现,在公司2016/2017中期报告(2016年4月1日~9月30日)中,核数师毕马威曾指出,截至2016年9月30日,辉山乳业及其附属公司的流动负债超其流动资产18.71亿元人民币。
 
儘管如此,当期简明合併中期财务报表仍按持续经营基准予以编製,原因在于辉山乳业董事认为,基于截至中期财务报告刊发日期,集团可无条件动用且未动用的银行贷款授信额度达49.85亿元,集团将有充足资金于报告期末起计至少12个月履行其到期负债。但半年后,辉山乳业财务危机爆发。
 
●流动负债超流动资产
 
辉山乳业2016/2017中期报告显示,债务方面,截至2016年9月30日,包括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在内的短期借款馀额约110.875亿元,短期借款利率最低为2.31%、最高为8.88%。截至2016年9月30日,扣除一年内到期部分的长期借款馀额约为49.536亿元,长期借款利率最低为3.41%、最高为8.88%。其中,固定利率银行借款金额约为46.518亿元。
 
辉山乳业称,现有财务资源足以应付现时营运、现时及日后扩展计划所需,且集团能够于需要时以利好条款取得额外融资。截至2016年9月30日,用于提供担保的预付租赁款、物业、厂房及设备与生物资产账面金额约34.612亿元。此外,部分长期借款由关联方或独立第三方提供保证担保。公司同时称,截至2016年9月30日,集团流动比率为0.88,而截至2016年3月31日是0.92;负债比率为40.7%,而截至2016年3月31日则是55.9%。
 
但公司核数师毕马威指出,截至2016年9月30日,辉山乳业及其附属公司的流动负债超其流动资产18.71亿元人民币,集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1.57亿元,短期银行贷款及其他短期借款的流动部分为人民币110.87亿元。集团流动资金主要依靠其于经营中维持足够营运现金流量、重续其短期银行贷款及取得适合外部融资以支持其营运资金及于到期时履行其责任及承担的能力。
 
不过,即使截至2016年9月30日集团流动负债淨额超过流动资产淨额,但简明合併中期财务报表仍按持续经营基准予以编製,因为公司董事认为,基于截至中期财务报告刊发日期,集团可无条件动用且未动用的银行贷款授信额度达49.85亿元,集团将有充足资金于报告期末起计至少12个月履行其到期负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银行授信情况显示,2014年4月28日,公司与中国银行澳门分行签订无抵押及无承诺的有期贷款额度函。据此,公司预期从中国银行澳门分行借入5000万美元,自签订日期起计为期3年;2015年1月6日,公司与香港上海彙丰银行有限公司签订无抵押有期贷款额度函。据此,公司可从彙丰银行借入最高达2000万美元;2015年10月26日,公司与彙丰银行、中国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恒生银行有限公司、上海银行(香港)有限公司、中国招商银行香港分行及创兴银行有限公司订约,最多可借入合共2亿美元。
 
合併财务状况表显示,截至2016年9月30日,公司非流动资产金额为201.00亿元;非流动负债中,银行贷款45.49亿元,其他借款4.05亿元等,总计52.99亿元;流动资产计139.92亿元,其中定期存款16.27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81.57亿元;流动负债为158.63亿元,其中银行贷款为108.05亿元。流动负债淨额为18.70亿元,资产总额减流动负债为182.296亿元。
 
显然,公司一方面有16.27亿元现金放在银行中,还手握81.57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而两者相加的数字为97.84亿元,已和公司流动负债项中银行贷款108.05亿元的数字相近。
 
为了融资,辉山乳业亦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简明合併现金流量表显示,2016年4月1日~9月30日,公司经营活动所得现金淨额为30.61亿元,投资活动现金淨额为3.36亿元,融资活动所得现金淨额为25.69亿元,其中新增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所得款项为78.30亿元。
 
财务报告显示,辉山乳业融资成本淨额由2015年同期的约3.510亿元增长至报告期间的约4.023亿元,主要是由于期间的银行借款增加导致利息支出增加至约3.406亿元,而2015年同期这一数字则是2.344亿元。具体数字显示,辉山乳业截至2016年9月30日止6个月利息收入为-4898.8万元,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利息为3.47亿元,融资成本4.51亿元。
 
另外,辉山乳业还有一部分收入是来自于政府补助,2016年4月1日~9月30日及上年同期,公司确认的政府补助分别为5367万元和7962万元。
 
●高毛利因自种饲料?
 
让辉山乳业董事对“基于于中期财务报告刊发日期的集团可无条件动用且未动用的银行贷款授信额度49.85亿元,集团将有充足资金于报告期末起计至少十二个月履行其到期负债”这一判断信心十足的,或许是公司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毛利率。
 
辉山乳业是中国最大规模的100%以自营牧场生产的原奶满足自有品牌液态奶生产及奶粉生产所需原奶的公司。
 
2016/2017中期报告显示,公司实现收入25.16亿元,较2015年同期增长17.7%,毛利率为22.6%,经营溢利10.45亿元,归属于公司权益股东的期间溢利为6.18亿元。
 
不过,在生物资产公平值调整前,公司毛利率达51.7%,而2015年同期则为53.6%,经营溢利下降至7.74亿元,归属于公司权益股东的期间溢利下降至3.47亿元,较2015年同期下降7.6%。
 
辉山乳业解释称,作为中国领先及垂直整合度最高的乳品公司,区别于专注乳品产业链上单一领域的奶牛养殖或乳品加工企业,公司的业务模式覆盖整个乳品产业链,包括苜蓿草、辅助饲料的种植及精饲料的加工,奶牛养殖及“辉山”品牌乳品的生产和销售,该等“全产业链”业务模式在保证原料及产品安全的同时,由于将乳品产业链各个环节有效地整合为一体,最大限度地获取了上下游产业价值,使公司可以获得领先于乳品行业的盈利水平。
 
总体来看,辉山乳业的经营业务主要包括三部分:一是以生产和销售原料奶为主的奶牛养殖业务;二是以生产和销售液态奶产品为主的液态奶业务;三是以生产和销售奶粉产品和乳品原料为主的奶粉业务。
 
2016年4月1日~9月30日,公司奶牛养殖业务销售收入为3.91亿元,同比下降3.3%;液态奶业务销售收入为17.39亿元,同比增长29.1%;奶粉业务销售收入为3.86亿元,同比增长35.8%。
 
分业务毛利率方面,在抵销内部原料奶供应相关销售成本前,奶牛养殖业务毛利率为51.8%、液态奶业务为28.2%、奶粉业务为-8.7%;抵销后,奶牛养殖业务毛利率为47.1%、液态奶业务为56.4%、奶粉业务为35.4%。
 
以毛利率较高的奶牛养殖业务为例,该项业务的销售成本主要为饲料,占比69%。
 
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要求,按市场公平值初始计量已收货的农产品,并按市场公平值同实际成本的差异确认损益。同时,将按市场公平值计量已消耗的农产品于损益内确认为销售成本。辉山乳业表示,公司大面积租赁土地用于种植苜蓿、燕麦和玉米青柠与其他饲料作物,上述于收货时按公平值减销售成本初始确认农产品产生的收益可以理解为公司自产原料奶、自种苜蓿、燕麦、玉米青柠与其他饲料作物的市场公平价格同饲养及种植成本的差异,即公司自产原料奶、自种植苜蓿、燕麦和玉米青柠与其他饲料作物而非对外採购该等农产品所带来的成本节约额。
 
截至2016年9月30日,辉山乳业拥有的苜蓿草及其他饲料作物种植土地约39万亩。
 
辉山乳业表示,公司于收货时按公平值减销售成本初始确认农产品的收益,2016年4月1日~9月30日约为9.37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0.892亿元减少13.9%。
 
另外,辉山乳业称液态奶业务的毛利率相较于2015年同期增长,主要是由于公司调整产品结构,增加中高端液态奶产品占比所致。
*以上文章发布在汽车资讯报微博, 汽车资讯报微信公众号以及网站,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