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削减美国科研经费,导致多数科学界人士不满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2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导,特朗普政府前不久提出的新一财政年度美国联邦政府预算案在美国科学界引发不满,因为其对美国众多重量级科研机构的经费都进行了削减。“2018财政年度预算案”(FY2018)在上週由美国白宫对外发佈,其中可以看到包括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以及美国环保局(EPA)的经费都受到了大幅度的削减。
 
  面对这样一份联邦预算案,一些专家表示了惊讶,并认为这样一份预算能够在美国国会两院表决通过的可能性不大。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的主席拉什・霍特(Rush Holt)表示:“这隻不过是总统的一份提案,这隻是白宫表达它自己的打算或者愿望,国会才是最终作出决定的地方。”
  曾经在2002年至2008年间担任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的伊利亚斯・泽尔霍尼(Elias Zerhouni)指出,在美国国会,两党在对生物医药研究方面一向表现出共同的支持态度,他说:“我曾经说过‘疾病不会区分党派’,‘疾病不懂政治’。坦率地说,这就是我个人的经验,因此我希望这份预算案不会造成太大的破坏。”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罗伯特・库克-迪甘(Robert Cook-Deegan)指出:“我非常自信,党他们真正坐下来考虑这个问题,他们很快就会想明白削减类似NIH这样的机构的预算将意味著什麽。”他说:“对NIH这样的机构预算进行削减极其愚蠢,我难以相信会有人想这样做。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当製定这些预算案时,基本上没有听取过科学界人士的意见,而这将导致很大的问题。”
 
  在今年2月份,数以千计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签署了一封致总统的公开信,希望后者能够儘早任命白宫科学顾问一职。
 
  人才流失?
 
  如果这份预算案真的被通过并实施的话,那麽那些正处于事业早期的科学家,博士和博士后研究人员将会是遭受打击最严重的。根据这份预算案,NIH将面临高达20%左右的削减幅度,这就意味著该机构将无力资助新的项目。库克-迪甘表示:“NIH对于资金削减尤其敏感,因为与国防部等机构开展的医学研究项目分年度划拨经费不同,NIH的经费中有高达75%~80%的比例都是早已确定的固定开支,这些开支是根据此前预算状况开展的资助项目并每年固定拨付的经费。这就意味著,一旦NIH的经费出现减少,那麽它就很难资助新的项目,除非它忍痛砍掉现有的部分资助项目,并重新分配预算。”
 
  泽尔霍尼表示:“我不记得此前有任何机构曾经在这麽短的时间内遭受过如此大幅度的资金削减。我想这肯定将造成损害,而人们不会喜欢这样的情况――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其背后人力资本的问题。”
 
  泽尔霍尼拿自己在NIH担任终生教职时的经曆提出警告:2006年,在卡特里娜飓风造成巨大损害之后,NIH的经费被削减了1%。他说:“即便在卡特里娜飓风之后,我注意到年轻的研究人员无法得到资助,大学也不再招募年轻的助理研究员职位。于是那些刚刚踏上科研工作岗位的年轻人生活无以为继,只得离开科学界另谋生路。如此一来,将对长远的科学人力资本储备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根据美国匹兹堡大学的亚瑟・列文(Arthur Levine)的说法,NIH针对36岁及以下年轻研究人员的资助体系已经崩溃了,而针对60岁及以上资深研究人员的经费却有所增加。他说:“考虑到当前经费竞争的激烈程度,NIH很显然在经费使用上正在变得更加保守,他们更加不愿资助那些研究能力尚未得到充分证明的年轻科学家,而是更加倾向于将经费拨给那些资深人士。但这样做最令人沮丧的一点就在于,往往一些最棒的科学思想就是出自年轻人的头脑,这一点你只需要看一看诺贝尔奖的曆史就一清二楚了,那些获得诺奖的科学家们一生中最重要的科学成就绝大部分都是在他们非常年轻的时候做出的。”在2015年,列文和其他17位医学院院长一同撰文,对医学研究方面的联邦经费削减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提出警告。
 
  库克-迪甘指出:“在这样一个多事之秋,人们的士气低落,我们流失了大量的人才。我想即便这份预算案未能被通过,其所暗示的那种不确定性也会让人们失去安全感,人们会问自己‘这就是我想要从事一辈子的事业吗?’”
 
  西维珍尼亚大学健康科学学院副主管兼执行院长克莱・马什(Clay Marsh)指出:“这种资助方面的削减还将对那些并不那麽有名的研究机构产生不利影响。NIH经费的削减意味著很多地方的科研经费将难以得到保障,那些不那麽有名的机构就有可能被忽视。比如说,我们学院获得的研究资助就远不如麻省的那些机构。这也就意味著,在这个经费愈发紧张的时代,你要想获得资助,难度更加大了。”
 
  曆史性削减
 
  在1998年至2003年期间,NIH的经费曾经被翻倍,并且在那之后的十多年内基本上也保持了较为平稳的拨款水平。列文表示:“在2003年NIH的经费得到翻倍之后,NIH并未得到过较大规模的经费增长,即便由于通胀等因素,开支已经大大增加。
 
  对于NIH经费的上一次最大规模削减发生在2013年,当时由于紧缩政策导致整个联邦政府削减经费。但即便在那时,NIH遭受的经费削减也仅有5%而已。为了应对经费削减局面,NIH进一步收紧了资助门槛,从而导致经费申请难度达到曆史最高水平。根据《科学》杂志的统计数据,从2012财政年度到2013财政年度,受到NIH资助的研究人员数量骤降了1000人以上。
 
  除此之外,美国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会(ASBMB)在其2013年开展的调查中询问了超过3700名美国科学家,结果令人沮丧:超过3/4的受调查科学家反映他们在经费削减政策开始之后,每年花费更多时间申请经费,但是申请到的经费数量反而更少了。而在所有这些受调查者之中,仅有2%的人表示他们成功地找到了私人讚助,以便弥补由于拨款不足而导致的经费不足。
 
  然而在最近几年,生物医药方面开始迎来新的变革――在2015年年中,一个参议院委员会批准增加20亿美元经费给NIH,这相当于为该机构增加大约6%的经费,这是十年来该机构获得的最大规模的一次预算增长。而在2016年年末,美国国会批准了《21世纪医疗法案》,该法案规定在未来10年内未NIH麾下的三个项目额外增加大约48亿美元的拨款,这三个项目分别是:大脑研究计划,癌症治疗计划以及精准医学研究计划。
 
  列文表示:“这里有一件事尤其具有讽刺意味,就在去年,美国国会还批准了《21世纪医疗法案》,表示要给NIH增加额外拨款,而现在还不到一年,还是同一个国会,却准备要大手笔砍掉我们的资金。“
 
  对于美国科学界的很多人来说,特朗普的上台让美国科学的未来变得充满不确定性。库克-迪甘指出:“在奥巴马时代,人们的期望很高,尤其是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因为那个时期对于生物医药方面的支持力度很大。但现在一切都变了,我想我们只能学会适应这种现实,因为很显然一切都已经不同了。”
*以上文章发布在汽车资讯报微博, 汽车资讯报微信公众号以及网站,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