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中央为大数据安全和科技金融建设支招

新浪科技讯 3月25日消息,大数据安全和科技金融一直备受关注。今年年初,作为牵头人,何春潮、王克照主导并组织推进了 《关于重视和加强我国大数据领域数据安全的提案》《关于加快建设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的提案》的提出和编写工作。两个提案成为民建中央向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提交38篇集体提案的一部分,在今年两会期间引起广泛关注。
 
  >>关于重视和加强我国大数据领域数据安全的建议
 
  1,大数据时代的影响
 
  目前,我国大数据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期,国家大数据体系正在形成,多种商业模式正在得到市场印证。同时大数据时代也面临很多挑战,主要表现在数据的有效性、数据的複杂度、当前数据架构不能满足大数据的发展,大数据准确的服务能力不够,最为重要的是大数据的发展中数据安全问题正在对国家安全和个人安全带来新的威胁和风险。
 
  如2010年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维基解密截获的数据导致了本・阿里政权倒台。大数据的发展使民众更多的掌握了话语权,很容易造成政治秩序混乱,从而危及政治安全。2016年7月,维基解密公开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高层近 2 万封往来邮件和高层 19 段电话录音。希拉里的竞选优势因此大减价扣。大数据泄露危害意识形态安全,西方国家利用自身大数据的优势,对我实行文化和意识形态渗透。
 
  此外,大数据泄露正影响著经济发展。2016年11月发佈的《网络空间安全蓝皮书: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发展报告(2016)》显示,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网民因个人信息泄露、照片信息、垃圾信息等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915亿元。16年1-9月,360共接到全国网民举报网络诈骗案件14708起,涉案金额高达1.2亿元,人均损失8105元。由于公民对大数据泄露造成损失的负面认知,会影响大数据行业的良性发展,从而阻碍经济正常发展。
 
  2,发达国家有可参考经验
 
  国际标准组织,在大数据治理和管控方面,发佈了ISO27001、ISO38500、ISO31000、IS029100、ISO27014系列大数据安全治理标准、COBIT5也发佈了系列安全、管控标准的最佳实践。
 
  此外,2012年2 月23 日《消费者隐私权利法案》,规范大数据时代隐私保护措施;2012年3月“大数据研究和发展”计划,大幅提高从海量複杂的数据中提炼信息和获取知识的能力与水平,提高国家情报能力;而欧盟在大数据安全领域也做了有效的工作,欧盟于2013 年10 月21 日通过新版《数据保护法》,规定在欧盟运营的企业一旦被发现不当利用所掌握的包括客户、供应商或自己员工在内的个人信息数据,将面临最严厉的处罚,违反该法规的公司将面临最多相当于其全球营业额5% 的罚款。
 
  3,我国在安全方面已有措施
 
  从国家和法律层面,2012年12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2015年8月,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要求,要强化信息安全保障,完善产业标准体系,依法依规打击数据滥用、侵犯隐私等行为;同期,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2015年8月,我国人大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草案)》,并向社会公开徵求意见;2016年3月1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 提出了加强大数据安全保护相关要求。要求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全面实施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同时要强化信息安全保障;2016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中指出,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计算形态让安全保护变得更难更艰巨,应加快构建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障体系,全天候全方位感知网络安全态势,增强网络安全防御能力和威慑能力。
 
  从政府和监管机构方面,公安部《信息安全等级保护管理办法》;财政部、证监会、审计署、银监会、保监会《企业内部控製基本规范》等等。
 
  4,对于大数据安全治理的建议
 
  首先要加快大数据安全领域的立法和完善相关法律。明确国家的数据主权、数据资产的法律定义、数据资产保护、虚拟资产保护。针对目前已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草案)》,完善涉及国家数据安全的相关法律和法条,为大数据安全提供司法基础和法律依据;尽快颁布2008年全国人大已启动立法程式的“个人信息数据保护法”,明确数据的所有权、使用权、知情权、交易权、隐私权等权益,明确违法的责任和后果。
 
  其次,成立国家级大数据治理和安全标准工作组,建立健全我国数据治理及安全标准体系,建立政府主导、行业协会牵头、企业为主、产学研用联合的大数据安全标准工作组;建立多方沟通合作机製,通过标准化活动实施国家大数据安全标准体系作为监管、治理和发展的基本依据,是大数据安全保障的基础。製定国家大数据安全关键标准。製定国家大数据治理、大数据安全标准;积极参与国际大数据相关标准製订,佔据主导权。目前我国主要参与了国际ISO38505数据治理的标准製订,应尽快出台相应的中国国家标准;统一分散的大数据标准。国家需吸收由各地方、行业、部门出台的大数据标准,发佈整体一致的标准体系才能为大数据治理后的安全提供保障。
 
  再次是提升执法力和管控能力。主管政府部门牵头,针对涉及大数据安全的各类行为和事件,协同公安、电信、银行等执法部门和机构,对泄密、诈骗、危害社会和公共安全的违法行为,形成固定有效及时的处理流程和机製,使违法可被及时製止。对于各类型和性质的数据和信息安全违法的责任人,都要给予依法的刑事处罚,违法必究。
 
  最后应形成自主可控的大数据核心技术和安全评价程式。发展基础、核心和前沿技术。使我国的大数据的关键领域不再有求于人。建立自主可控的大数据安全评估例行程式,推行至各行业领域。防范日后出现严重的大数据安全隐患。
 
  >>关于加快建设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的建议
 
  当前,全世界各个经济体都试图通过创新来赢得增长,科技金融(FinTech)产业随之而诞生,并在持续高速演进之中。在发达地区不仅已形成了不同的发展主导模式,而且各国政府对科技金融(FinTech)的发展均表现出极大的重视,例如奥巴马政府在任期最后一週即本月13日,还发表了《科技金融白皮书》,从概念、政策目标和发展原则方面做出了详尽的描述。
 
  而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面对经济走向新常态、发展方式转变,以创新驱动作为重要的抓手之一的过程中,如何引导金融资源向科技领域有效配置、促进科技与金融有效结合与双向驱动,形成科技金融(FinTech)产业在中国的快速发展,既是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与产业化的重要举措,也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战略需要。
 
  科技金融(FinTech)产业有高新科技的技术基础特徵和金融普惠的根本目标,其生态圈中技术创新和开发会围绕著云计算内容提供、大数据分析等的中枢形成集聚区,金融普惠则大量基于互联网应用而实现,同时法规监管等社会需求也会随时出现,因此,建设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是势在必行的选择。
 
  2012年8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科技部、人民银行、税务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彙局、北京市政府十部委联合发佈了《关于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的意见》,从宏观上看,我国对金融科技的推动并不晚,在实施角度看,虽然北京市、海淀区两级政府也出台相关文件和示范区功能研究规划,但是在建设速度上仍有极大的挑战。以规划的“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功能区”所在的北下关地区为例,经过调研发现影响因素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
 
  1。物理承载空间有限,标志性建筑和标志性区域缺乏,难以起到示范效应。
 
  2。金融创新的速度跟不上科技创新的需求步伐,缺乏有效的突破。
 
  3。各类机构间创新创业信息协同共享机製缺乏,政府管理的科学性有待提升。
 
  4。多层次资本市场倒金字塔的特点表明市场结构的不合理,同时各层次资本市场的联动机製欠缺。
 
  5。缺乏大型云计算和大数据企业或者平台落地,集聚效应难以形成。
 
  针对上述问题,提出对策如下:
 
  1。进一步明确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功能区(北下关)的定位,加快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功能区的规划建设及空间功能佈局
 
  中心应明确定位于科技研发中心、科技服务中心及政策发源地,更多的起到枢纽性作用,而将科技製造剥离,集约发展、集聚创新。
 
  充分发挥北下关街道的区位优势,通过对区域内西郊冷库、果品批发市场等现有的低端业态调整和产业升级,与中央财经大学科技金融产业园的建设统一规划、统一建设(改造)、统一运营,形成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标志性建筑群,为核心企业落地创造物理空间,带动区内其他楼宇中的低端业态转型,进而成为示范引领、辐射全国的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北下关功能区。
 
  2。充分发挥中央财经大学在科技金融领域的资源优势,促使其成为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建设的核心单位
 
  形成类似斯坦福―硅穀的发展格局:以知名高校中央财经大学及科技金融产业园为中心,协同其科技金融领域校友,依託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北下关功能区的建设,通过智库建设、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社会服务等已经打造了的良好科技金融生态环境,使得周边科技金融业态高度聚集,为国家科技创新中心起到强有力的资本支撑。
 
  借助互联网手段建立科技金融服务新模式
 
  鼓励充分应用平台模式的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思维,通过金融机构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构建“互联网+金融”、集线上数据整合与线下金融服务于一体的全新商务平台模式。
 
  4。明确并重视大数据建设工作,以完善科技金融信息与数据库建设为基础打造全球大数据中心,嚐试打造大数据交易中心(交易所)。
 
  信息技术革命由于大数据商品的特殊性,建立大数据交易中心(交易所),可以对大数据的交易做出权威性的规范,特别是确保大数据交易的买卖双方遵守国家有关隐私,国家安全,商业机密等方面的法律,保护消费者的信息安全和其它权益,保证交易安全,同时对大数据进行定量,定价方面进行引导,通过建立认证系统,确保大数据商品的真实性和价值为市场参与者提供工具和帮助。
 
  5。推动知识产权资本化,为企业创新提供保障。
 
  1)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製度的建设完善。
 
  2)搭建产学研平台,打通研究人员与市场需求的通道, 注重应用型研究。
 
  3)建立知识产权交易所,进一步完善无形资产的市场定价机製。
 
  4)推进知识产权战略,鼓励技术创新和知识产权的创造、开发、运用、保护和管理工作,搭建金融机构与科技企业之间的资本流通渠道。
 
  6。加强科技金融人才队伍建设,嚐试建立科技金融人才银行。
 
  在人才队伍引进及培养的基础上,嚐试建立科技金融人才银行,实现科技金融领域储备人才、人才匹配、人才培训、人才招聘等功能,为企业提供人才服务,让企业招聘高端人才不再费时、费力,让人才在人才银行不断升值,让人才真正实现价值。
 
  注重科技金融的组织创新、产品创新以及资本市场创新。
 
  发挥国家创投引导资金的种子基金作用,支持国有资本、外资等开展创投业务等等。
 
  创新专业化、多元化的中小型金融机构,建立更加灵活的金融机构体。
 
  3)积极试点衍生品与适于资产证券化的结构性产品创新。
 
  4)充分发挥资本市场在市场机製中的重要作用,进行有效的市场创新。
 
  8。建立战略合作联盟,构建有效的科技金融生态环境。
 
  以中央财经大学为中心,联合区内政府机构、高校、科研院所、孵化器,充分整合银行、保险、证券、会计师、律师等金融机构和中介机构,建立相关战略合作联盟,使科技金融功能区的资本、技术、中介平台、产业、人才培养、研发等形成综合体,构建起有效的科技金融生态环境。
 
  综上所述,加快建设国家科技金融创新中心需要在从地方规划和适应性的法规政策两个主要方面获得支持。
*以上文章发布在汽车资讯报微博, 汽车资讯报微信公众号以及网站,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