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商业真相:出门问问与小米互撕的背后

近日中国互联网圈内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百度首席科学家、人工智能专家 吴恩达宣布即将离职;二是出门问问与小米电视展开了互撕的宫斗戏。

出门问问抗议认为,小米在未签协议的情况下实际仍使用了出门问问的技术,既然用了就应该在发布会上提及出门问问;而小米电视则回应说“在发布会期间出门问问并未如其所说停止向小米电视提供语音技术支持。”似乎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在未签署协议下,到底应该由谁掐断相关服务?

小米电视认为出门问问将停止对小米电视的支持

昨天傍晚,小米电视发出了包含有8张聊天记录截图的官方声明,以下这张聊天截图便是整个事件的关键,正是双方对该对话的不同理解直接导致了本次事件。

小米电视方面的理解是,出门问问此时已经向小米电视表示不参加此次发布会、暂时停止给小米电视提供语音识别的技术支持。

小米电视认为,“如果出门问问停止服务,所有服务都将由搜狗提供识别结果”,既然本次发布会不会使用到出门问问的服务,那便自然可以在“发布会前一分钟,我们临时更改PPT,宣布语音识别由搜狗一家提供。”看似也合情合理。

但出门问问可不是这么理解的

动点科技就此事联系了出门问问,对方公关回应道:“小米是否理解我们将关闭对他们的支持这个我们不得而知,毕竟是他们的理解。但是我能指出的是,我们提出可能将中断支持时,小米对此提出了异议。”

为此,在出门问问看来,小米方面并不允许自己暂停对小米电视的支持,而聊天记录里的那个“理解”也就不是小米所说的“认同”、“下次发布会PR”了。

出门问问认为这次发布会自己是必须要得到宣传和感谢的。“我们努力了三个多月这么久,你觉得什么样的原因会让我们‘主动放弃’!”

表面上,这是一场由“误会”引起的纷争

其实不管是个人之间还是企业之间,一不小心都会有误会产生。而企业之间的“误会”的后果一般而言都会更加严重,双方在沟通过程中务必要清楚无歧义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显然,双方都有点“自以为然”了。

图普科技市场总监李麟从一开始就在关注事态的发展,他认为这并不是某一方的错,一个巴掌拍不响,“沟通肯定是双方的,哪有两个人每次沟通都不出问题的?想想男女朋友之间都容易因为沟通问题而吵架呢。沟通肯定是技术活儿”李麟如此表示。

为此,李麟也支招表示,在“不明白对方想法的时候,就要厚着脸皮问问,不然后面问题可能更大。别猜对方说话的意思,要明确表达自己意思。要直接明确表达自己诉求和诉求的原因,也望对方理解,如果达不成共识,合作终止也讲清楚理由,毕竟有时候商业甚至生活中,也不会时时双方都(是)满意的。”

然而误会只是表象,深层原因是出门问问要反抗“霸王条款”

其实,在出门问问对整个事件的三个关注点上可以看出,出门问问更重要的是对合同不满意。

从出门问问曝光的合同内容来看,仅仅只是保障了小米电视方面的权益,而出门问问方面的权益保护却是一个未知数。这就意味着如果签了合同,不管小米给出一个什么样的条件,出门问问都必须服务好小米电视,有点你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而且按照出门问问的理解,如果这次不签合同,下次小米电视还会给出同样的、不给修改的合同(不过小米电视方面并未如此明确表达),这也是出门问问为什么要反抗的原因:

一方面,希望小米可以就之前三个月以及发布会现场出门问问所提供的技术支持给予官方肯定,这是礼貌。另一方面,希望能够为中国技术创业公司争取一点点生存空间,请小米不论是和谁家合作,都能有尊重技术商业价值的平等互利的合作方式,这是规矩。

出门问问公关还透露,其从私人关系处获得的消息显示,小米与搜狗所签署的协议是不一样的,而且给出协议签署的时间也不一样(出门问问表示自己在发布会前3个小时才收到协议,连流程都走不完)。不过,该消息尚未获得搜狗方面的证实。

商业社会不乏血腥,无所谓合理不合理

出门问问的曝光让公众首次看清楚了商业社会里弱肉强食的血腥。

之后,BroadLink也以曝光其与小米的黑历史来声援出门问问,BroadLink表示2014年的4月,BroadLink便收到小米的合作邀约,“那时候我们向小米开放底层代码库,并派技术人员入驻了小米,协助小米进行路由器和外接设备连接的调优,最后帮助小米依靠着路由器成功打开智能家居的大门。”然而,最后小米路由去掉所有有关BroadLink的标识,并开始做其他与BroadLink类似的产品。BroadLink甚至调侃自己是互联网的“东郭先生”。

图灵机器人郭家也透露,这是大公司与小公司之间合作很常见的一种行为,小米具有一定的话语权,所以他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郭家还表示,大公司与小公司合作过程中,仅仅是违约可能还只是小儿科。“我们经历过更多的不公平,很多公司跟我们合作之后,千方百计地窃取我们的技术,比如破解我们的算法、反编译我们的程序等。”

不过,郭家认为这样的合同无所谓合理不合理。“谁让商业世界就是这样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呢。与其说是残忍,还不如说是大浪淘沙。 能生存下来的企业一定是不但自己要做得好,还要更够跟大公司对抗、周旋、结盟、分裂、再结盟 ,从而磨炼出来的。”

郭家认为出门问问之所以能够曝光这件事,主要就在于其已经有了一定的体量和抗风险能力。“而在四五年前,很多像当时图灵机器人那样的公司是没法曝光类似的事的。”

总之,在此事之前,商业社会并不是伊甸园而是地狱,只有最强者才能生存。而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地狱也不可能一下子变成伊甸园。我们所能做的,真的只有顺由天命了吗?

*以上文章发布在汽车资讯报微博, 汽车资讯报微信公众号以及网站,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