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普手机回归:放言百万销量是失败

五个月前的一天,在深圳龙华厂区的办公室,富士康总裁郭台铭与几位来自于国内手机行业的资深高管聊了会天,那时候的他正在为夏普手机的“重返中国”计划招募人才。七个月前,富士康以约38亿美元的价格获得了夏普66%的股权,并拥有了夏普品牌的实际运作权。

在与郭台铭交谈过几次后,罗忠生决定加入夏普手机团队,主掌夏普手机包括研发、供应链,渠道以及品牌等方面的全球业务。此前,他曾经担任中兴通讯副总裁、酷派海外CEO,在手机行业有着20多年的经验。

“夏普手机正式回归中国市场,下个月将会有产品上市。”3月20日,罗忠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代工业务,富士康也在尝试转型,而夏普手机是其中的一环。“郭总不是嘴巴说一说,也不是心血来潮。”

同日,夏普手机官方微博也宣布了回归计划。

但面对即将饱和的智能手机市场,可以预见夏普的重返之路并不轻松。Counterpoint研究总监闫占孟对记者表示,渠道对于外资品牌入华来说是最大的困难,而获得渠道支持之后还需要做很多的工作,要求是“全能冠军”。

“重返中国,基本上是从零开始,但中国市场是正面战场,我们不希望成为局外人。”面对未来的竞争,罗忠生如是说。

“红海”里的机会

2017年是夏普成立的第105年,甚至早于松下和索尼,旗下业务涉及家电、液晶、手机等多个领域。而夏普手机则被业界称作“美型手机鼻祖”,可旋转屏幕翻盖手机905SH,以及Aquos系列得到了众多女性的追捧。

但受到苹果引领的智能机风潮影响,在2008年进入中国后,夏普手机的经营状况开始有所反复。随后便是几年的沉寂,虽然偶有水花,但在逐渐饱和的智能手机市场下,夏普在中国的业务并没有什么起色。

“但我认为市场空间还在。”对于夏普的机会,作为夏普手机事业处总经理的罗忠生对记者表示,目前OPPO、vivo、华为在中国市场上三家独大,但消费品永远是多种类选择,市场机会仍然存在。客观说,二线手机品牌处于调整阶段,调整完了,有些人可能活下来了,有些人可能没活下来,市场竞争会变得更激烈,但这也是其他品牌的机会。

纵观2016年的手机市场,竞争态势愈演愈烈,中华酷联阵营的快速瓦解,小米模式逐渐走下神坛,乐视等新兴品牌的泡沫让手机市场的新老接替快速进行。

“你看现在夏普在进来、诺基亚进来,然后摩托罗拉、黑莓等等,都会过来,所以我认为今年反而是一个非常好的时间点,天时地利人和。”罗忠生说。

但有别于其他外资品牌打“情怀牌”,罗忠生在采访中多次强调的是夏普现有的技术能力和富士康的生产能力,这都是“新夏普”手机的竞争力。

罗忠生在总结过往夏普的问题时表示,过去夏普的研发和销售是分开的,一方面成本比较高,另一方面销售研发各自为阵,产品脱离了市场。而目前,新团队中仅仅是研发人员就达到了上千人,集成了日本、大陆以及台湾设计研发中心的资源。

能否实现本土落地?

对于夏普手机的回归,在罗忠生看来要完成“三步走”:从产品试水到品牌力以及渠道的整合,再到规模之战。“我们是三年计划,到第三年之后希望量能达到一定的规模,因为每个企业的量跟它的利润是有关联的。”

事实上,几个月前,夏普手机已经开始了首款回归产品的研发。有消息称,夏普将会在下个月推出重新定义2K屏的手机。

夏普作为“液晶之父”,8K超高清屏幕、IGZO技术、OLED都是其技术优势,但对于何时会推出2K屏幕的产品,罗忠生并没有给出具体时间表,只是对记者表示全面屏将会是目前研发工作中的重点。

“回归的这款产品我们要强调技术感,科技感,工匠精神。”罗忠生说,产品定位更倾向于中高端人群。并且整个操盘的决策者是中国人,这将让夏普在创新上可以用更加本土化的方式去进行,供应链上也可以借助富士康的生产能力。

据记者了解,目前富士康的手机业务除了代工外,还有中低端品牌“富可视”以及旗下富智康公司负责的诺基亚功能机组装和销售。

“此外,这次回来不只是手机回来,夏普电视、生活馆、小家电,还有很多东西都将回归,实际上我们是有完整的东西,也能打造一个生态链。”罗忠生说。

而在谈及郭台铭对于夏普手机的具体期望时,罗忠生表示期望很高,但公司会给团队一些时间来打基础。不过他也强调,“一款产品未来如果只有百万级的销量应该说是失败的。”

*以上文章发布在汽车资讯报微博, 汽车资讯报微信公众号以及网站,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