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勤谈AI人才难得:陆奇加盟很幸运 遗憾吴恩达走

张亚勤 资料图
  新浪科技讯 3月23日下午消息,2017年博鼇亚洲论坛今日开幕,在“创新者的DNA”分论坛上,百度总裁张亚勤出席併发表了看法。
 
  同时,就近日被外界热议的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离职,张亚勤表示遗憾,但同时强调能吸引到陆奇也是幸运,还表态百度在加大AI人才的招聘力度。
 
广告
  张亚勤首先谈到了中国正在经曆的创新趋势,并认为在过去15年中,中国的创新模式主要是利用新技术让产品更具竞争力。不过基本都是在商业模式层面的创新,美国在技术创新领域处于主导地位。
 
  不过,在目前正在经曆的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的创新中,中国正在培养出大量的人才,也吸引了大量的国外人才来中国,这是优势。张亚勤还强调,需要在基础研究上多下功夫,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进一步产生优势。
 
  其后,张亚勤还被问到了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的离职事件。张亚勤认为人才是最重要的,特别在目前的人工智能竞争中,对吴恩达的离开表示遗憾,但也很幸运能吸引到陆奇这样的全球顶尖人才。
 
  最后,张亚勤还就创新土壤培育和教育结构变革发表了观点,他还分享了富有创新精神的人身上的三个特点。
 
  以下为新浪科技整理的张亚勤发言实录:
 
  谈中国创新的变化趋势
 
  在过去15年当中,在中国的创新模式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想引用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的观点,我们用新的方法让你的产品更加具有竞争力。让你的生产更加具有竞争力,技术也是如此,我们用互联网做例子,十年的创新基本上都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产品都是从美国那边仿製过来的,但是市场发展的速度非常之快,这是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进入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我们自己做了很多自主创新,比如说微信的产品,质量比facebook质量更好。中国的地图使用起来的体验比Google的体验更好,中国的移动支付比其他国家的移动支付更加方便,现在都不用拿现金出去买东西了。在过去几年当中,我们同事也提到了技术创新,比如说人工智能、自动驾驶,还有涉及到超级计算机、机器学习,这些技术方面创新引领世界、获得了专利。
 
  一直从产品的创新到技术的创新,我们越来越触及到技术的创新和基础架构。北京和中关村可能在很多创新领域现在比硅穀更加激进,现在很多的企业比硅穀更加积极。所以,好的事情可能发展的非常快,但是也有挑战,大家不那麽耐心了,感觉比较急功近利,好像马上想看到成果,很快上市,很快赚钱,这样就会产生一些泡沫。
 
  所以在目前这样一个阶段,比如说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变成一个非常时尚的词,像百度还有其他的公司都把钱、资金投入到深度机器学习当中去。每个公司在中国都说我们自己是人工智能的公司,都是AI的公司,好像明天我们的世界一夜之间就要被人工智能改变一样,大家都没有那麽多耐心了,最后一拥而上就做同样的事情。
 
  我们反正有好的机遇和挑战,那麽我们需要有资金,有人才,也要有需求。其实你要创新,没有那麽多地方让你赚快钱,最终创新的字母是需求,必须要有需求才有好的产品和市场。这样的话你才能够通过一系列好的产品上市或者怎麽样的方式赚钱。
 
  有很多很多公司要实现差异化,其实技术的差异化让你的产品更加具有竞争力,往往是没有捷径的。在过去几年当中,中国产生了大量的人才,但是同时也吸引了很多中国以外的人才回到中国,或者来到中国。在未来我们相信中国会吸引国际化的人才,不光是海归,而且是会吸引很多真正的外国人才来到中国,政府会做更多的投入。
 
  所以我们在这个环境底下要回归到更多的基础研究,现在研发投入是占GDP2.4%,可能15年之前只有1%,或者1%不到。在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要想创新成为主流,这些工作我们都是要做好的。
 
  谈地域和创新关系
 
  不是每个城市,或者每个省份都是製造业、或者研发中心,你得知道海南的优势在哪裡,海南的农业、医疗资源应该是最重要的优势。所以你得找到自己的长处在什麽地方,不管是环境、自然资源的禀赋,还是别的什麽,得去利用。
 
  谈吴恩达离职百度
 
  刚才提到人是最重要的,人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人工智能这方面,人工智能是百度未来技术的方向,我们锁定了AI作为未来的方向。当然我们希望吸引、招聘到这个领域的专业人才,在两个月前我们吸引到了陆奇,他是全球在这个领域方面的技术领袖,非常的幸运。
 
  谈创新与政府监管
 
  我觉得这还是要取得一个平衡,总体来说,中国政府在这方面还是做得很不错的,来实现这样一种平衡,鼓励各方面的创新,互联网创新还有别的行业的创新,像我们这样的企业,百度、阿里、腾讯这样的公司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的IT企业了,还有一些新企业,像头条、美团、滴滴、小米,也有其他的企业在诞生,总体来说这是市场驱动比较灵活的环境。
 
  谈教育和创新土壤
 
  两个问题一块回答,一个是台湾的学生,一个是创新的土壤,刚才李校长讲到我们现在应试教育,填鸭式教育确实是一个大的问题,更多批判性的思维,创新的思维,学校是急切要解决的问题,但是现在已经有很多的进展了。
 
  我从公司的角度来讲,一个企业如果看一下,不管是在微软也好,在百度也好,你发现创新一定是两方面的。一般公司的最高层都是希望创新的。因为他会看到市场的变化,看到公司的危机,往往一线的工程师也是需要创新的,因为他看到用户的反馈,看到我们的产品遇到问题。最大的障碍是中层,公司裡面企业大了之后怎麽样把中层说服了是最重要的。
 
  包括刚才讲的加速器,服务器,包括一些小的团队,比如说中层要把它绕开,中层一般都是喜欢比较保持现在,这个是相当重要的。所以我在公司裡面很多时候就是要绕过中层找到真正的创新。
 
  另外,这个可能和当时讲的最早的问题,怎麽找到创新者,这麽多年我花了很多时间自己做研究,也创新,也在找创新者。
 
  我发现有三个特点,第一个,创新者都愿意思考、批评。
 
  第二点很重要,创新者你和他谈话的时候,谈一个小时,你会发现这些人有闪亮的思想。有的时候我们开会、谈话也好,谈一两个小时是没有信息量的,什麽都好,但是,公司你和一些小孩谈的时候你会发现他有一些好的想法。
 
  另外,这些人不仅仅有好的想法,也会找到各种各样的资源,找到方式和这些事情发生。
 
  关于台湾的学生,我原来在微软研究院做院长,我们差不多有1/3或者1/4的研究员都是从台湾过来的,现在微软研究院院长也是台湾过来的。我觉得IQ来讲,台湾的人和大陆的人也没有什麽区别,现在到大陆来工作,这麽多市场,特别是做互联网,人工智能这些大数据、大模型、大计算、大用户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觉得到大陆发展前景是很好的。
*以上文章发布在汽车资讯报微博, 汽车资讯报微信公众号以及网站,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